天津 [ 切换城市 ]

这届青年就这么爱跳槽?去了西藏,不再加班,依然有辞职冲动

阅读量:580652017-11-17

工资太低,没有发展前途,职场“潜规则”太多……职场90后中,超50%的人第一份工作没有做满一年,40%的人坚持不了6个月,能坚持三年以上的只有11%左右。跳槽需要理由吗?戳视频!

身处时代潮流中 谁还把跳槽当天大的事

毕业三年之后,A小姐重新做回了学生。这三年她可没闲着。

第一份工作,都市报记者,满北京城跑,烂泥地里趟过污水,荒郊野岭里听过狼嚎,和坑蒙拐骗的商人斡旋,特别厉害。调查新闻界的一颗新星冉冉升起,升到半空,姐们辞职了,投奔了一家行业媒体,兴致勃勃地做起了行业记者。这活儿不容易,没点资源,单凭天赋和经验很难打开局面。好在姑娘聪明,很快也摸到了门道。

我本以为,剧情会是A小姐最终在她的条口独当一面,见神杀神见佛杀佛。没承想,我又拿错剧本了。她又离职了,这回比较激进,直接转行到广告业。

其实,广告达人并不是A小姐的梦想。她最感兴趣的领域,其实是咨询。在广告圈摸爬滚打的日子里,她没少往咨询行业的“锅”里瞄,观察分析后得出的结论是,目前她的经历和储备都没法支撑自己从容转身。

果断辞职,读MBA,武装自己。

或许在上一辈人眼里,我这个作天作地的朋友特别不靠谱,没长性,不安分。可是改革开放快40年了,毕了业找个单位一蹲,一辈子不挪窝,不再是常态。工作换得勤就是不踏实的观念,也该被放入历史的故纸堆。

A小姐在职场上一路小跑,步子迈得是比一般人快些,但每一个决定都有清晰的主张。做记者,可以迅速地接触社会,掌握认识世界的方法论。只是,记者只负责记录和讲述,这并不能让她满足。涉足商业领域之后,她慢慢找到了自己的兴趣,找到新的目标。

三年的腾挪,看起来动荡,但A小姐其实过得很稳当,很有规划。三年三份工作,却不是三次“从零开始”,用她的话来说,做记者时和采访对象打交道时的技巧,在做广告跟客户打交道时同样适用,做记者培养的分析能力,在咨询行业也是基本功。

能规划得妥当,想得清楚,走得快一点,又有什么关系呢?

她不拖泥带水,十足的行动派。这归功于她聪明和果断,也有幸运的成分。她经历过的东家都挺好,没人亏待她,她也总说,每一份工作,都特别有收获。

很多人跳槽,是不得已而为之。不对路的工作,跟失败的婚姻一样,苦苦维持,结局一般都比较悲惨。

姑娘小Q辞职,完全是因为“累觉不爱”。她的第一家工作单位是典型的“体制内”,她做的又是行政,所有冗杂的、琐碎的活儿,都压到她这里。本是精灵古怪的姑娘,在朋友间人称段子手,给困在条条框框里,和毫无创意的琐事打交道,还要应付微妙的人际关系,旁人看了都心疼。对了,工资水平也是相当抱歉。这样的境遇,没有理由不离开。

毕竟,我们这辈人讲求生活质量,“稳定”这个考量因素,得往后排。市场经济社会的好处是,你不是没有选择。抛弃稳定安逸,不再被认为是离经叛道,虽然,前方迎接你的可能是不确定。

后来小Q的工作,也不那么让她满意。找工作这种事情,本来就有风险。隔岸观火的时候,工作像个精心装扮的美人,哪儿哪儿都不错,真正进入工作状态之后,才知道美人涂了多厚的粉底,加了多少层滤镜。这也是跳槽能教给我们的事。

多的是跳出一个坑,又跳进另一个坑的悲催案例。我身边有个一心想去一流国际化公司发展的同龄人,一不小心进了一家“假外企”。能有什么办法呢?只能谋定而后动,踅摸新去处。商场上的虚虚实实,痛是痛,但经历一下好歹吃一堑长一智。一次失败而已,又不是人生都被否定了。咱年纪还小,怕这些干嘛呢?

时代千变万化,看雨后春笋般的创业公司就知道,今天人们眼中的明日之星,或许明日就黯然退场了。社会变化快,职业流动就频繁。每个人都身处时代潮流中,身不由己,但绝不是没有选择。不管是一步一个目标,找准了方向通关斩将,还是被动地“断舍离”,无非都是为了让自己变得更好。不断选择,也是提升自我的一种进路。

我们这代年轻人所处的时代充斥着不安,可好歹上升的通道没有被堵死,试错的机会还有。重要的是拒绝盲目,无论选择安稳,还是“折腾”,都别忘了自我修炼和提升。频繁跳槽未必就是浮躁,但如果只是不断换去处,自己的技能条总不升级,那就可笑了。毕竟,铁打的人才,流水的平台,有技傍身,心才不会慌。(靳 静)

累觉不爱!厌倦前任不是另结新欢的理由

最初也是眉来眼去,两厢情愿,情到浓时便许了婚嫁,却不料相处愈深就暴露愈多,一年两年的欢喜,抵不过三年五年的倦意。当初的相思相见,都成了今日的相看两厌,走,还是不走?

我说的不是男朋友,是工作。

编辑让我谈谈工作多年没跳槽,是出于何等的坚持,我才蓦然发现,自己竟然已经在一家单位工作五年了。在这个不跳槽在同龄人中是异类的时代,我的确该检讨下自己为什么如此不fashion(时尚)。

也许和我小时候的经历有关。中考后,我的分数可以让我去一所离家步行5分钟的重点高中,也可以去一所名声更大但需要寄宿的超级中学。我选择了前者,因为只要我不是这个学校的第一,就仍有进步空间。工作也是一样道理。吾日三省吾身:你的绩效是单位第一吗?你的作品质量无人能及吗?你在这里碰到天花板了吗?显然答案都还是“不”。既然如此,这份工作尚未限制我的发展。

也许和我的人生排序有关。毕业找工作时,我为自己定了一个标准,要找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,甚至可以稍微牺牲一下收入。目前的这份工作可以满足我的不少需求,比如,工作时间灵活,不用赶早晚高峰——这就可以让我在房租相对便宜的北京五环外住得更舒服;可以接触不同的领域、不同的人,太阳底下的新鲜事由我来告诉大家——这就可以满足我旺盛的好奇心;能以看书、看电影、逛展览为业——这是我这个文艺女青年从小的梦想……

在可以养活自己的前提下,做一份喜欢的工作,不至于每个月只有在发工资日那天开心,平日里都不开心。当然,如果每个月只有发工资那天不开心,别的日子都挺开心,那我们就需要讨论下一个问题。

喜欢,但穷——可能是我目前工作的状态。不过,穷可能只是单位给你的工资少,并不妨碍你在这里长知识增本领,为你在别的渠道获得额外收入。放眼望去,我的同事中不乏作家、编剧、策展人、主持人,甚至还有中医……挣钱的方式有很多,如果目前这份工作能让你获得愉悦的身心和多种选择的机会,为何不珍惜这个“培训基地”呢?

很多人常识的巅峰是在高考,专业知识的巅峰是在大学毕业,工作后却只是在“卖”知识,除了熟练度的增加,毫无长进。不断跳槽,可以获得一定比例的收入增加,但如果能力并无长进,职级的天花板就在眼前。我相信,知识与能力都是需要积累的。在一个单位做下去,超越你的同事和你的前辈,他们就是证明你能力最好的标杆。如果哪天你发现自己在单位独孤求败了,别想了,赶紧走,外面更大的鱼塘是你的下一站。

有一句话,叫做“我除了诱惑,什么都能抵挡”。职场也是,有时候,如此优秀的你遇到了抛过来的橄榄枝,鲜嫩欲滴,怎么办?这时候可以问自己三个终极问题:你是谁,从哪儿来,到哪儿去。

你是谁:你将要从事的工作是否符合你的志趣与能力;从哪儿来:为什么要放弃现在的工作,是收入太少,还是做得不开心,是有更喜欢的工作,还是纯粹只是讨厌现状;到哪儿去:新的工作会让你得到你想要的东西吗,还只是一个摆脱过去的中转站?想清楚了这些,跳槽与否也就有答案了。

厌倦前任和另结新欢的因果关系一定要搞清楚——一定是你有了更喜欢的对象,才决定出走,而非你厌倦现状,仓促逃离。这个道理适用于恋爱,也适用于工作。频繁跳槽的人,一般都是倒置了因果——因为你根本就不爱啊,谁说一摆脱前任就能找到Mr.Right?

想跳槽的朋友,不妨先想想当初你为什么选择了这份工作。如果当初只是勉强,那从一个勉强到又一个勉强,重复的人生毫无意义;如果当初爱过,等闲变却故人心,那就先问问自己现在为什么不爱了,再问问现在爱的是什么,有的放矢,从心所欲,找到满意的工作,一拍两散,各生欢喜。

真想明白了,就打开大门走吧。千万不要离开后才回想起旧人的种种好处,早干嘛去了!(莫一嗷)

去了西藏,不再加班,我依然有第99次的辞职冲动

又是一年毕业季,当年走出校门时,我没想到3年里从事了3份工作,也无法想象在这个37度高温的周日下午,依然不得不独自一人坐在空调系统关闭的写字楼里,给领导写无聊又冗长的年中总结。

此刻,我大概产生了今年第99次的辞职冲动。但是,成长的意义就在于不断提高了欲望阈值,冲动越来越多地仅仅是冲动。

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商业银行做信贷员。终面时,一位充满职业气质的美女人力带着真诚的表情,给我讲了三年升副行、五年成为支行行长的先进事例,怀着升职速度比肩北京房价涨幅的期待,我没有犹豫就交了三方协议。

不过,兢兢业业干了一年之后,我就痛快地辞职了。倒不是因为美梦落空,而是因为从学生转型为社会人的无力感,以及和许多人一样,受不了无休无止的、漫长而琐碎的加班。

作为一个追求小布尔乔亚式生活的理想主义青年,我曾经对照着银行对外公开的作息时间表,幻想能每天下班看场电影,或者泡个吧。我的确是想多了。我在银行工作15个月期间,8点前下班的日子不超过5天。身处职场最底层,大部分时候都是晚上10点半下班,勉强赶上地铁末班车。在季末和年末,连着好几周的周末都要加班。加班费?不好意思,我没听说过。劳动法?对不起,单位鼓励爱岗敬业、乐于奉献。于是,在某个困得实在不想起床的早上,我给领导发了辞职短信。

辞职之后,我狂睡了一个月的懒觉,之后去西藏,踏上了想象中的“灵魂之旅”,被高原反应折磨得痛苦不堪之际,忽然意识到存款只有四位数了,于是又开始求职。

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训,这次我找了一个离家近又不用打卡的工作,加入了喧嚣热闹的创业大潮。可惜,这份工作只干了不到半年。2015年年中,正是创业浪潮达到巅峰的时候,中关村创业大街的几家咖啡馆里聚集了无数CEO和投资人,屏幕上无时不刻地闪烁着精致的PPT以及整齐的代码。不过,好景不长,二级市场泡沫破灭后,资本市场的寒冬接踵而来,一级市场也沦为一地鸡毛。

或许是为了应对投资人的压力,几个月前面试我时意气风发的老板,成了职业心灵鸡汤写手、灵魂鼓励师,整日在朋友圈里刷屏。后来,他变本加厉,要求所有员工必须用画风一致的头像、整齐统一的个性签名,还要每天转发公司公众号文章,不堪其扰的我不得不重新注册了一个微信号。

最终让我下定决心辞职的,是某天晚上10点多,老板在微信群里发了一篇人生经验。照例,一群心腹吹捧和点赞,没想到的是,第二天人力整理了没有在微信群里积极响应的名单,还群发邮件点名批评。在那一刻,我觉得这种公司一分钟都待不下去了。

距春节还有一个月,我提交了辞职信,代价是预期中的一大笔年终奖。不过,据说留下来的同事并未如愿以偿,奖金到手只有预期的零头,倒是创始人年后开了一辆崭新的宾利来上班。

折腾了一圈之后,我又到了一家传统国企老实上班。国企的环境宽松许多,每天早上,一般是赖到8点多才起床,洗澡,穿衣服,赶地铁,到公司后照常打开电脑,看会儿股票和体育新闻,刷下淘宝、豆瓣、微博,间或干会儿活,一天时间很快过去。

然而,安分工作一年多来,我的辞职冲动并没有减少。尽管摆脱了加班,但还是得忍受不同价值观同事的高谈阔论,忍受周围人对你感情生活的窥探,忍受那些明知毫无价值却不得不完成的各种表格和文件。

在无趣的工作压迫下,我深深羡慕那些走在自我实现的道路上,不必蝇营狗苟的人。看到读博士的舍友做着有意思的田野调查,看到同学拍了一部关于城市边缘人的纪录片,看到原来认识的小众歌手竟然站上某国际领奖台,这些都是我想辞掉工作的理由。

但是,辞职同样是有风险的。在每一次试错过程中,我增加了对未知生活的恐惧,我们不断挣扎和跳槽,是希望改变自身由于信息不对称而陷入的不利处境,却最终不得不像那些安于现状的人一样,接受工作和生活的困境,渐渐沦为平庸。这大概就是辞职本身的悖论。

此刻,阻止我再一次辞职的原因,就是缺乏一个理想的机会。毕竟,没有一份工作是完美的。不过,一旦真正的机遇摆在面前,我依然会抖擞精神,努力闯一闯。

31人觉得有用

免责声明

本文内容整理自网络,有修改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有侵权,我们将立即更正或删除相关内容。
联系邮箱biandang@58ganji.com

网友回答

头像 匿名 点击马上提问
马上提问
还没有人提问过,现在提问沙发就是你的!
点击加载更多

收藏

分享

问答
随手一扫,好文带走 随手一扫
好文带走
分享到